接地是永恒的话题 |《接地和测量》公开课选题背景之一
2023-12-25
245


笨笨的思考

我每次单独一个人看我的视频,都很不满意。土气扑鼻,气质土得掉渣。至于普通话不好,我自己倒感受不强烈,因为我自己听自己的话,听得很懂。

据说,主席一辈子看到总理的气质就自卑,蒋介石看到宋庆龄的优雅就很自卑。虽然我年少时就标榜自己是一个农民,以土为荣,但对比高贵和优雅,我还是自卑的:-)

在我讲课的呈现形式上,即我展现的仪容仪表上,如果要进化的话,我想,可能是要更庄重一点。我总是忘记自己在镜头前,过于放飞自我。其次,要戒除有时候重复的口水话——这也是因为我太放飞自我,忘记自己是面对镜头了。要做到讲出来的每句话录成文字就是一篇文章。这是精进的一大目标。

我对自己精进的总体目标是:我选择的《接地和测量》各子话题上,我的公开课代表了“费曼技巧”的顶流水准。

选题的“意义”在于:

接地、电流采样、小信号采样、悬浮信号测量、示波器高压测不准、EMC,这些硬件领域常年常设问题其实和“接地”有关; 大多数硬件工程师对时域测量的第一工具、工程师的眼睛—示波器都很无知,懵懵中在盲目操作。



NEXT


2023年12月20日晚上7:00,我的第一次公开课《接地和测量》开讲。

同一主题,一年一会。2024年12月18日晚上7:00,《接地和测量》的第二次公开课将准时开讲。

期待明年再会时,您能看到我在这场讲座涉足的知识点的理解深度上,讲课的“费曼效果”上都有精进。

选题的背景是什么?

第一个原因当然是我自认为自己在这些知识点上有了一定的积累。但是,这些话题对所有电子、电气、电力电气领域的硬件工程师、测试工程师和嵌入式软件工程师都是很有“意义”的。我对自己精进的总体目标是:我选择的《接地和测量》各子话题上,我的公开课代表了“费曼技巧”的顶流水准。

选题的“意义”在于:

接地、电流采样、小信号采样、悬浮信号测量、示波器高压测不准、EMC,这些硬件领域常年常设问题其实和“接地”有关; 大多数硬件工程师对时域测量的第一工具、工程师的眼睛—示波器都很无知,懵懵中在盲目操作。

我每次单独一个人看我的视频,都很不满意。土气扑鼻,气质土得掉渣。至于普通话不好,我自己倒感受不强烈,因为我自己听自己的话,听得很懂。

据说,主席一辈子看到总理的气质就自卑,蒋介石看到宋庆龄的优雅就自卑。虽然我年少时就标榜自己是一个农民,以土为荣,但对比高贵和优雅,还是自卑的。

在形式上,即我展现的仪表上,如果要进化的话,我想,可能是要更庄重一点。我总是忘记自己在镜头前,过于放飞自我。其次,要戒除有时候重复的口水话——这也是因为我太放飞自我,忘记自己是面对镜头了。要做到讲出来的每句话录成文字就是一篇文章。这是精进的又一个目标。

今年是第一次。我匆忙花了三个早上的时间完成了讲稿。公开课的当天早上还在整理讲稿。没有花时间去想,每一页PPT该怎么讲。熟悉我的风格的老朋友知道,相同的PPT,我每次讲的内容都很不一样。没有章法。但是,我想,我在讲课上是可以选择精进20年的。

今天和大家一起看我开始的部分。请网友提出精进建议。请在公众号后台留言或者加我的微信交流。

,时长
鉴于我的普通话可能真的不好,为了帮你听懂我的普通话,我将视频中内容精要复述如下。

在我做学生的时代,我的导师带我去做一个“涡街流量计”的短期项目。在那个夏天,我那尊敬的导师(一位有名的博导),他挽起裤脚,走向那个小池塘,拉着一根长线,一根50米的线,埋下那根线。那是我对接地最原始,也一直很难忘的记忆。那时我也不懂,搞不懂为什么要把线拉到池塘里。那是个震动的机械设备,要测它的流量。那是我对接地的最初始的概念。后来我到深圳,做电源研发工程师,我们整天重复一句话,”接地是永恒的话题"

我们排比一下,其实:

电流采样也是一个永恒的话题。为什么电流采样是一个永恒的话题?因为小信号采样也是一个永恒的话题。因为电流采样,不管是通过分流器还是电流互感器,本质上都是”拾取“采样电压。当电流小的时候,我都担心那个很小的电流能不能被采样到。电流采样,都是悬浮的采样,没有共地,在”小信号“时,共模的噪声可能远大于你想要”拾取"的差模电压。这样接地和共模抑制比等问题就搞到一起了。

和以上四个排比不相关的是,我们最近项目中遇到的一个问题,大家都讨论测量MOS管的Vds电压结果是否可信。这其实是我上一个职业生涯里每天遇到的问题。每天。我在2008年或2009年写过一篇高压测不准问题的讨论。2002年,吴博给我们新人讲课,提出EMC是电源设计的最高境界。

这些话题一直萦绕着我20多年,从1999年到现在,有25个年头了。应该说,我这一辈子的职业生涯都和接地,干扰,EMC打交道,虽然我是一个半吊子的所谓的专家,但是这些话题一直在激发我的好奇心,时不时在空隙的时间找这方面的书看一下。

返回上一级